黄大仙特马王查看第三四八:惩罚

发布时间 2019-10-18

  丞相看似在皇上跟前没有封云深和蔡景南受信任,但实际上对丞相的信任只怕比封云深和蔡景南还要多几分,毕竟丞相如今是三人中在皇上身边呆的时间最长的人。至于丞相为什么没有被皇上捧太高,这其中只怕少不了丞相故意藏拙的原因。

  如今看来,丞相唯恐皇上卸磨杀驴,也不想让自己如同东西二厂这般臭名昭著,所以才有大家看到的这个不甚出彩的丞相。

  蔡景南看戏不怕台子高,幸灾乐祸的道:“所以啊,封督主若是有什么动作就要快些啊!”

  国公夫人看着肚子平平的“林朝雨”,旁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只知道林朝雨是的确没有身孕。

  心中不禁想着那个从封府逃出来的丫鬟也当真是嫌命长,竟然妄图诋毁林朝雨。这督主夫人是那么好惹的么?没见他们这些身份尊贵的人都要给她几分面子,堂堂的一个郡主都可以拒之门外。

  抛开旁的不说,这些受邀来封府参加赏菊宴的诸位夫人们是吃好了、喝好了、看好了,被招待得舒舒服服的。这些人通过这么走一遭,也深刻的感受了一盘封府的实力。

  封府的一应用具和摆件皆是精品,且价格不凡,封府的花园也如外面所盛传的那样,精美绝伦。

  最令她们乐道的,还是封府的吃食,小到点心饮品大到正餐时间的饭菜,比宫中御厨的做的都好,尤其是还有好多菜品和点心,她们从未在旁的地方见过吃过。

  因为举办了赏菊宴,关于落雪跑出去嚷嚷的话所产生的不良影响,在无形中就被化解了。

  赏菊宴过后,林朝雨安安心心的在府中坐月子,封云深在上次林朝雨抱怨了两句坐月子太无聊之后,特意请了思宜公主和严玉婵多到封府来陪林朝雨说话。

  还特意找了训练鹦鹉的人来把林朝雨的那两只鹦鹉训练了一番,让两只鹦鹉学会了不好好听的话,有的时候还能怪声怪气的唱两句。

  林朝雨生孩子受了罪,受过罪之后还要在屋子里关一个多月封云深也很心疼,但是没办法,若是不好生做月子,往后遭罪的还是林朝雨。

  原本做月子只要三十天就可以了,但封云深听从了安嬷嬷的建议,准备让林朝雨坐四十天的月子。

  这事情封云深还没有跟林朝雨说,他怕跟林朝雨说了之后,林朝雨会气坏了,原本就觉得难捱的月子,只怕知道要坐四十天之后会觉得更加的难捱。

  林朝雨因为封云深的陪伴加上还有小不染要看顾,坐了几天的月子,黄大仙特马王查看,后面慢慢的倒也适应了,又因为封云深的用心,所以倒也不觉得无趣。

  再加上原本想在天气就冷起来了,在屋内带着不出门林朝雨一时间也不觉得有什么了。只是林朝雨悲哀的发现,她长胖了不少。

  为此她十分忧伤,不是穿越女主都应该有一些主角光环什么的吗?比如什么吃不胖、长不肥什么的,怎么到了她这里就不管用了。

  她虽然吃不胖,但怀孕的后期还是长了不少肉,林朝雨摸着自己腰间的软肉有些苦闷。

  封云深给不染换了尿布回来,就看到林朝雨一脸惆怅的样子。将还睁着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的小不染抱着坐在床边问:“可可这是怎么了?”

  封云深不明所以的看着林朝雨:“可可有长胖吗?”他并没有觉得林朝雨长胖了啊!

  林朝雨觉得封云深就是在哄她,但看着封云深充满疑惑不似作伪的样子,顿时无语了。

  封云深瞧着她莫不是自带滤镜的吧,她很明亮,脸都胖了一圈,腰间也还有肉肉,封云深竟然当真不觉得她长胖了!

  林朝雨现在觉得,封云深看到的她大概是一个美化之后的她,无论是从脸还是其它的方面。若不然封云深绝对会发现她胖了,决计会嫌弃她不干净。可现在封云深非但不觉得她长胖了,还天天跟她同吃同住。

  林朝雨的注意力顿时就被不染给拉走了,哪里还顾得上惆怅,立即兴奋的跟封云深道:“夫君,宝宝刚刚吐泡泡了,我儿子真厉害,这么小就会吐泡泡了。”

  封云深看着不染的时候,正看到那个泡泡破掉,亦觉得十分新奇,他含笑逗着不染:“乖儿子,在吐一个。”

  不染懵然的看着二人,压根儿听不懂二人在说什么,动了动自己的小拳头,然后懒懒的闭上了眼睛。

  “夫君知道皇上是为什么要给临安郡主抬身份的吗?临安公主不是跟八皇子是一起的么,如今抬成了公主,往后要跟八皇子在一起这名头上就不怎么好说了呀!”林朝雨闲的无聊,整个人也就变得有些八卦了起来。

  封云深淡淡的道:“也就是把皇上哄高兴了,至于临安公主跟八皇子,如今也不过是明面上的关系了。”这其中的龌龊,封云深不想说出来污染了林朝雨的耳朵。

  其中的内幕,封云深原本也是不知道的,动手的人手段用得十分高明,亦是躲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封云深还是从吴垢那边得知事情的真相的,而吴垢是从八皇子那边得知的。

  皇后在动手的时候,虽然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却专门让人引着八皇子得知了事情。

  “此事我跟垢儿打过招呼了,他会在合适的实际建议八皇子选择其他人。”封云深道。

  八皇子盯上严玉婵,还是临安公主出的馊主意,他并不是真心的喜欢严玉婵,看上的不过是严玉婵所代表的的一切罢了。

  之前封云深本来打算的是让吴垢跟八皇子提议让他选择丞相府的小姐的,但后面蔡景南那边查到了丞相跟皇后有勾结,吴垢就不好在建议八皇子跟丞相府牵扯在一起了。

  皇后和林家派系除了明面上的,暗地里还有许多,不一一拔出,未来只会受到更多的掣肘。

  “谢谢夫君……”林朝雨道。若不是因着她的原因,林朝雨知道封云深不会理会这些事情的。

  封云深眸色深了深,瞧着林朝雨的身子道:“夫人这般算什么肉偿,真正的肉偿是需要更多的。”

  林朝雨顺着封云深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的某处,脸红红的瞪了封云深一眼,嘟哝道:“督主怎么变成这样了。”

  封云深拉着林朝雨的手,放在嘴边咬了咬,慢慢的道:“不是变成这样了,是遇到夫人才会变成这样,所以夫人要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的问题。”

  林朝雨噘嘴,只觉得好生委屈。明明是封云深不正经,怎么还赖在她的头上来了。

  封云深把睡熟了的不染放到了床的内侧,他则从林朝雨的身后揽住林朝雨的肩,把头搁在林朝雨的颈窝,柔声哄着:“可可不要生气啦,都是为夫的错,谁让为夫看见我们可可就满心欢喜呢!”

  林朝雨听着封云深甜蜜的话,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却还是故作生气的勉强把笑意压了下去,冷哼了一声。

  封云深捏着林朝雨的手掌,又拿起林朝雨的手打自己的手道:“为夫随夫人惩罚。”

  林朝雨拿封云深的手,跟自己的手比着大小,口中道:”夫君最近是不是开始忙起来了,若是忙的话,也不用时时陪着我的。”最近这些日子,封云深都是把事情搬到林朝雨这边来的,林朝雨自然也感觉到了封云深的忙碌。

  封云深的手,明明看着不大,跟她的手比起来,却是大了许多,手指也十分修长,很好看。林朝雨觉得,封云深若是在她上辈子的世界,靠着这双手大概也是能挣很多钱的。

  林朝雨发现封云深特别喜欢让她不要忧心,她现在觉得自己都快变成白痴了,不过做白痴也挺幸福的。

  林朝雨作为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并没有其它的那些穿越女主那样背负着什么不可推卸的使命,也并没有那种要拯救天下苍生,为国为民的大情怀,她就是个普通人。

  只要能够上早朝的人都会发现,皇上自从封了临安郡主为临安公主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越发的不济了。

  在朝中处理政务的皇子也只有八皇子一人,如此下去,八皇子便显得更加的重要了,八皇子一脉的人十分高兴。

  但有些不看好八皇子的,便联合起来上书,请皇上让所有的皇子都开始处理政务,其中就包括丞相。

  封云深手上虽然有丞相的证据,但还需要有证人。封云深要做的,是一次性就把丞相给摁死,而不是让丞相还有翻身的余地。

  但封云深派出去的人,遇到了不少阻碍,现在证人还没有带到都城来,所以丞相依旧是丞相。

  这次的联合上书,丞相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知道了有人在查他,有人要拉他下马,他自然不会坐着等死。

  推皇子出来,当然不能只推一个皇子,那样皇上一定不会同意的。但若是推所有的皇子,依照丞相对皇上的了解,皇上纠结一会儿就会同意的。

  推的皇子多了,他们之间就会互斗,那么皇上自己反而更加安全,皇位也更加稳当了。

  这一年几乎不出门的六皇子,在知道朝臣的上书之后,罕见的出门入宫,去看望了皇上。